在刚刚过去的清明节小长假,重庆连日来的阴雨让大家有了新选择:约一场球,攀一次岩,或者射一次箭。无论如何迅猛发展,踢足球打羽毛球还是无法在线上完成,随着国内疫情逐渐被控制,3月底开始体育场馆逐步开放,在家中宅了这么久的重庆体育迷们可是有些等不及了。加之目前国内外大型赛事几乎完全停摆,大家会不会走进各类场馆进行补偿性的

4月4日下午,在礼嘉ELITE BASKETBALL CENTER,一些提前订好场地的篮球迷,在这里来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在进场之前,他们均接受了体温检测以及实名信息登记。记者在现场看到,在前台同时配备有消毒酒精等基本防疫物品。“此前场馆暂停了两个月,刚恢复运营不久,现在每天场馆的人数限制在60人以下。”该篮球场馆的运营方、ELITE篮球训练营品牌形象总监肖凌罡表示,他们采取的是会员制,预约场馆来打球的几乎都是会员,目前场地租赁业务正慢慢恢复。

位于农业园区的另一家篮球场馆星篮汇的负责人胥先生,4月1日在篮球群里发了消息:“4月份来球馆包场打球的,都送一件纯净水。”他说,球馆是3月25日开始重新营业的,都是先测体温,实名登记后入场,“现在人气还没完全起来,疫情前平均每天可以接待100人左右,周末可以达到200-300人,现在的接待量只有一半,基本都是来包场打球的。”

记者注意到,民间体育场馆在逐步有序恢复的前提下,除了做好防疫措施,很多还推出了“优惠”吸引消费者。

位于九龙坡区的腾龙体育中心场馆和腾龙足球公园,此前都是大家很喜欢的体育场馆。

“就目前市场的态势来说,这次疫情让大家意识到加强锻炼的重要性,为了安全对人数有所限制。”重庆腾龙体育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翔宇这样说道。据悉,目前腾龙体育中心每日接待300到400人次,足球场开放2到3个订场。

“现在对场馆会员推出了六折低价的促销活动。”王翔宇称,腾龙体育中心场馆目前采取限流措施以防止大面积聚集,需要提前预约,且仅面向会员开放,在达到限制人数时,将停止入馆。此外,在防控方面依然未放松。内部,员工排查后上岗,每天例行体温检测;外部,开业前场馆进行了全方位消毒,运营期间,对门把手、卫生间等设施进行每晚定时消毒。针对来馆人员,进行体温检测并做好登记才可入馆。

此外,位于渝中区的捌零弓社,会对入场的消费者送一个口罩,同时推出部分打折优惠,“现在来的人还不是太多,平均每天不到10人。”其负责人透露,现在的客流量只有之前的2-3成。

《2019-2025年中国体育场馆市场投资分析及发展趋势预测报告》显示,从投资的主体来看,我国体育场馆以政府投资建设为主。其中企业(私营)的占23%,私人在12.8%。

西南大学体育学院黄晓灵教授表示,重庆目前民间体育场馆盈利较好的并不多。他称,一方面场馆在运营方式,管理水平等方面参差不齐。另一方面,场馆的文化建设有待加强,健身者的综合素质还需要整体的矫正和引导,“比如我们对健身场馆内器材的爱护、保养的意识不够,良好的健身习惯还需要进一步培养。”

据记者了解,对于民间场馆运营者来说,体育场馆的建设和馆内设施的购置需要相当多的资金,此外各种赛事对场(地)馆的要求越来越高,所需要的功能的用途也趋向多元化,这使得场馆的运营成本也水涨船高。

那么一个民间体育场馆的投入和运营费用有多高?记者以几个篮球场馆为例,做了一个初步了解。

上述星篮汇篮球场馆的负责人胥先生透露,他们的篮球场馆面积1400平米,已经运营了3年。篮球馆以前是个仓库,前期的改造成本在30多万,现在加上租金、各项人力成本等,每个月运营成本在4.2万元左右,“从收入来看,最主要的收入就是租赁场地。”他透露,除了散客包场,还有一块固定的收入就是在周末租给培训公司进行篮球培训。

和大多数先有场馆后有培训不同,ELITE BASKETBALL CENTER则是为ELITE篮球训练营而造的。在重庆草根球迷眼中,ELITE BASKETBALL CENTER的硬件设施以及消费体验在重庆民间篮球场馆中算得上顶尖级别的,曾经NBA球星罗斯来渝时也到过该球馆“练手”。“仅前期场馆的建设投资就达到了300多万。”肖凌罡表示,1800平米的场馆除了两个标准篮球场,还配备有综合训练室等细分功能区,减震地板也是对标专业篮球场,此外还安装了空调,“从民间篮球场馆来说,硬件方面投入是非常大的。”他还透露,加上租金和各项运营支出,每年的运营成本在150万左右。

“我们场馆大概900平米,前期投入在200万左右。”巴南区懒人体育中心篮球馆副总经理刘明显表示,运营成本比较高,他们主要做篮球培训,不算教练等人力成本,每月基本开支在2万元左右。

在采访时记者注意到,民间体育场馆的收入很大一部分都来自于培训。“疫情前最好的时候,每天收入有800-1000元,周末人更多,同时有固定篮球培训,每天收入可以达到2000-3000元。”胥先生称,场馆运营了三年,前两年都是亏损,第三年才开始慢慢扭亏为盈。他坦言,一方面现在免费场馆多,付费场馆也不少,bob手机在线登录消费者要比价格、比设施、比条件,对场馆运营者来说竞争肯定激烈;另一方面,消费者对付费体育场馆的消费意识还有一个培养过程。

“前期投资较大,肯定还没回本,不过正呈现一个好的趋势。”肖凌罡称,除了运营篮球营,同时以会员制模式实行场地租赁,此外,同其他场馆不同的是,他们还在针对少儿篮球,自主开发和引进品牌赛事。

首都体育学院教授,中国体育场馆协会监事长霍建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现在部分城市的体育场馆正在逐步有条件的、有限制的开放,如何在疫情后抓住新的机会也是运营者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在采访时,运营方都提到,随着疫情得到控制,场馆逐步开放后,可以看到消费者的热情很高。“市场情况很好,需求量比较大,但是为了安全问题,到场的人数还不敢完全放开。”重庆腾龙体育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翔宇称。肖凌罡也表示:“能感受到很被需要。”

黄晓灵教授认为,疫情之后对民间体育场馆的运营会有一定促进作用。大家体育锻炼的意识加强,认识到身体的重要性,通过体育锻炼来提高自身的免疫力,会为场馆培育更多的潜在消费群体。不过,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同时需要运营者思考更多的方法和措施吸引消费者参与进来。

此外,霍建新谈到,这次疫情应该让更多人认识到身体免疫力的重要性,更多人将意识到体育锻炼的重要性,疫情之后的健身需求“积压”和全民増强免疫能力也会带动的健身需求的增长。因此对体育场馆来说,这是一个潜在的机会。

“开放后的体育场馆,需要一个最佳的环境和姿态来迎接消费者。”他说,一方面,场馆运营者应该在公共卫生管理方面更加重视,“对于消费者而言,未来绿色体育场馆将是趋势,场馆内的温度、照度、公共卫生等指标都会成为消费者的关注的内容。”另一方面,对于场馆运营者来说,需要吸引老会员回来,同时向他们展示场馆的实力,“科技化和信息化的投入比例要逐步加大。”他表示,此次疫情让一些毫无准备的运营者措手不及,而平时注重信息化建设的体育公司就占了先机,不管是维护客户粘度或是公司品牌形象展示方面都有帮助。在霍建新看来,体育锻炼离不开线下,但是场馆运营者也需要探索新的模式,将线下的体育消费转化为线下、线上的混合消费方式,以提高体育场馆的运营效率。

黄晓灵也建议,比如可以对不同层次的人区分收费的标准、办卡的优惠条件;馆内做培训的教练员必须要有相应的培训资质,执教的能力和证书;营造更浓厚的场馆文化氛围等。他同时建议,政府和协会应当加强场馆管理,避免无序地竞争。

霍建新同时表示,疫情之后体育场馆的运营者们更需要转变思路,重振团队,“没有创新和突破,就只有走老路,缺乏竞争优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