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这个国家强盛的表证,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一定是抹不去的一笔。即便到今天,开幕仪式上那由灿烂礼花勾勒出的巨大脚印,仍深刻地烙印在很多人的脑海中,成为永恒和经典的代表。而现在去北京旅游的中外游客,除了故宫、长城等传统景点外,还有几个地方不得不去,如鸟巢和水立方。而站在时代的角度考量,这些建筑构成了新时代的建筑图腾。

站在这些伟大建筑背后的,都有一大串熠熠生辉的名字,如瑞士建筑大师皮埃尔德麦隆(Pierre Demeuron)和赫尔佐格(Herzong),澳大利亚PTW建筑师事务所、ARUP澳大利亚有限公司等。除此之外,这背后还隐匿另一个开发商的名字首开地产。作为全北京城最大的开发商之一,首开地产不但参与了包括鸟巢、水立方在内的众多奥运场馆的建设,而且从建国以来,差不多参与了整座北京城的开发建设。也因此,在北京的房地产圈,一直流传有一句话:一部首开史,半座北京城。

与众多外来大鳄型房企一样,实力雄厚的首开地产,这些年将扩张的脚步延展到全国各地。至今已在全中国的12座城市布局了30多个项目,立足北京、辐射全国,落子天津、辽宁、山西、河北、山东、江苏、湖北、福建、四川、贵州、海南、浙江等地区重要城市。

首开地产是在去年来到杭州的,甫一出手,就在杭州的申花、德胜和田园三地,布局三个项目,前两个处于这座城市的绝对繁华核心,后一个半隐于杭州最引以为傲的青山绿水间。而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连下三城,在外来大鳄进入杭州的地产史中,也难得一见,从中多少也可窥探出首开地产的实力,以及深耕杭州的决心。

而就在11月8日,首开地产在杭州的首个项目首开户型样板房)迎来实景样板区及售楼处的开放。当天下着雨,但热情的认筹客户还是挤满了售楼处。对于首开地产来说,他们与这座城市的甜蜜之旅,才刚刚开启。

尽管来进入杭州有点姗姗来迟的感觉,但首开地产作为全国性大鳄型房企,其实力毋庸置疑,尤其是在北京,其品牌的美誉度与在市场中占据的销售份额,一如绿城在杭州的地位。这种由时间与岁月叠加而成的江湖地位,有着无与伦比的牢固度。而这背后,是首开地产对于整座北京城的影响,甚至对于众多北京人生活方式的影响。甚至可以不夸张地说,没有首开地产,或许也就没有今天的北京城。

首开地产至今已走过34年的历程,是中国最老牌的开发商之一。作为北京最大的房地产开发企业,首开地产累计竣工面积已超4000万平方米,其中40万平方米以上的大型居住区达30多个。毫不夸张地说,在北京近一半土地上,都曾留下过首开地产的开发足迹。我曾去首开地产在北京南二环的一个项目首开璞瑅参观过。这个项目是首开地产开发方庄特大型片区城市住区的尾声项目,方庄特大型片区城市住区,共开发面积逾400万平方米,这其中首开地产承担了300万平方米的开发量。从1995年开始,首开地产就介入该片区的开发,开发时间前后延续20年,房价也从当初的几千元/平方米,涨到如今的60000多元/平方米。可以说,现在在方庄生活,目之所及,都是首开地产提供的。我们过往一直再说城市运营商,首开地产至于整个方庄的影响,就是种典型的“城市运营商”的操盘手法。

在这种积累过程中,首开地产本身也获得长足的进步,甚至在一个更大的空间内,完成对整个城市的改良。历史上,首开地产承接了奥运村、亚运村、大运村的开发建设,设计承建了国家体育馆、五棵松文化体育中心、五棵松文化体育中心、奥林匹克水上公园等国际级体育盛会的相关场馆。其中奥运村、国家体育馆、奥林匹克水上公园等项目曾多次获得鲁班奖、詹天佑奖,国家体育馆更是入选“北京当代十大建筑”,成为北京最负盛名的地标建筑之一。因此,如今说到首开地产,更多的人把其解读成“奥运地产”。

顶着眩晕的头衔,首开地产来到杭州。不过与众多牛皮哄哄但最终折戟沉沙的大鳄型房企不同,首开地产来到杭州后,表现的特别谦逊。而正是在这种谦逊的态度背后,我们才看到一个非常杭州化的项目首开.国风美域。

我的同事刘德科,曾写过一篇《地产大鳄的“杭州玻璃门” 》的文章,从多个维度分析外来大鳄型房企来到杭州后水土不服的原因。这其中的一条就是“救世主心态”。“就政治地位与国际化程度而言,杭州与北上广深难以相比。地产大鳄的总部基本上都在北上广深,所以他们是带着强烈的优越感来杭州的。他们的“救世主心态”,体现在户外广告牌或职业经理人的表情上,就是类似“远洋改变杭州”或“西溪进入融创时代”的标语。但是,绝大多数地产大鳄造出的房子,放在其他城市或许还算不错,但放在杭州,实在让杭州人不忍卒看。杭州的购房者,早就被诞生在本土的绿城彻底洗了脑,他们拥有惊人的品质鉴赏力。不仅如此,杭州本土开发商也只能以绿城为标准,在真材实料及美学手段上下功夫,这就推高了整个城市的商品房品质水准。哪怕是政府主导的经济适用房,也能让外来的地产大鳄们大吃一惊。”

刘德科先生随后表示,“聪明的大鳄会尽早丢弃救世主心态,然后绞尽脑汁地讨好这座城市及其居民:在不同场合表达对绿城的尊重,是最低成本的“套近乎”;在湖心亭、钱王祠或城隍阁举办品牌发布会,是砸钱的博欢心。”

正是看到不同地域文化造成的需求隔阂,使得首开地产很早就认识到,想要在这座城市扎根,多布局项目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让每个项目,都能引发这座城市挑剔民众的共鸣。而这用一句俗套点的话说,就是“要把业主当回事儿”。

于是我们在首开.国风美域身上,看到了太多杭州式的元素,或标配。首开地产有隶属于自己的物业,在全国管理着超过65000万平方米的业务,但首开.国风美域,聘用的却是在杭州最具口碑的绿城物业。“想象一下,这对于一个地方公司的总经理来说,要承受多大的压力。”有人提醒我说。

而首开地产在进入杭州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并不是研究地块,而是拜访杭州众多的房企,他们在做什么?他们其实在了解杭州人对于住房的喜好,在此过程中,他们遵循“拿来主义”原则,谁的东西好,就向谁学习。因此,对于开放日那天看过首开.国风美域户型的人来说,他们会惊讶于一家北方的房企,竟能做出完全媲美杭州企业的户型,这中间能看出“户型之王”天阳和德信的影子。

户型学天阳、德信,园林景观呢,首开.国风美域选择向龙湖学习。除了启用龙湖的御用设计团队,首开.国风美域还砸下700万元,主动承担起门前的公建绿化,从而营造出一个20000多方的园区景观。“为了适应杭州客户对于采光的苛刻需求,我们在摆放房子时,特地在前面拔掉了两幢房子,而将楼层加高,这样一来,虽然我们增加了建筑成本,但居住者一定有更好的景观视野,帮政府代建公建绿化,也是出于这个目的。我们可以很自豪的说,我们的项目是全杭州独一无二的零楼间距项目,因为在房子之前,没有任何的遮挡。”首开地产杭州负责人告诉记者。

外来大鳄型房企来杭州后,之所以会有很长时间的不适,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们带着骄傲的思维而来,想当然地照搬在外地的成功经验,从而造成与这座城市的错位。让大鳄谦逊确实是件难事,因为他们有着太多的自尊。首开地产,从第一个项目开始,就追求与这座城市的融合,这可视为首开地产的“狡黠”之处,但另一方面,却强烈传达着他们对业主的尊崇。而一个尊崇业主的开发商,无疑是更值得信任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