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的一周内,奥密克戎病毒造成了超过2.5万人感染,目前已蔓延至全国28个省份。

与2年前造成3800多例死亡、让人闻之色变的新冠病毒相比,奥密克戎的特性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德尔塔毒株流行以前为节点,新冠肺炎整体的病死率在2.2%,奥密克戎病毒致死率和重症率大幅降低,以无症和轻症为主,且不需治疗即可康复,重症比例极低,各国的统计不一,死亡率在0.02%-0.06%之间。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局长焦雅辉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披露,全国在院感染者总数约3万,轻型和无症状占比达95%以上,重型和危重型的占比不到0.1%。

包括国家卫健委新冠肺炎专家组成员蒋荣猛、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等多位在新冠防治第一线的医学专家在过去的一周里都公开指出,新冠的死亡率已经比流感更低。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市八医院感染病中心首席专家蔡卫平在接受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采访时也证实,从目前吉林通报的确诊病例来看其病死率不到0.02%,从过内最新病例来看确实低于流感。

“已有研究不能完全覆盖世界上所有地区、所有场景。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随着人们通过接种疫苗、自然感染或兼而有之产生免疫力,新冠病毒对人类的威胁最终会慢慢消退,”病毒学家常荣山说。

在过去的一周里,第九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发布,特效药物和抗原检测火线获批、轻重症分管、出院标准放宽……

新方案最大的亮点,是对病例的分类收治,将占比超95%的(无)轻症感染者,从定点医院转移到了其他集中隔离场所;以及根据目前对病毒的最新认识,降低了出院标准,并将出院后继续进行14天隔离管理和健康状况监测”修改为“解除隔离管理或出院后继续进行7天居家健康监测”。

这两点,相当于扭转了医疗救治的重点,将有限的资源用于发现和及时救治具有高危因素的感染者上,进而降低重症率和病死率。

武汉疫情期间,北京一家定点收治医院的床护设置为:疑似患者收治病区1:0.6,确诊患者收治病区1:0.7,危重患者收治病区1:4。

而对于传播力几乎比原始毒株强数十倍的奥密克戎,若按同样的诊疗方案应对,除非当时全国支援的情形重现,否则中国大部分地区将无法为新冠感染者提供充足的医疗资源。

3月20日,吉林已有101名感染者出院进行居家隔离,在当日的发布会上,吉林省人民医院院长助理、主任医师王茂楠表示,“大多数轻型患者快速康复,通常在一周之内就能具备出院的条件”。

在方案落地后,当大量无症或轻症感染者在隔离场所“七天走一圈”便可康复出院,中国便可调配出足够的医疗资源,更灵活地应对不断突破引起较大规模疫情的奥密克戎,甚至下一个变异株。

常荣山甚至提到,可通过对吉林省、上海市这样2个不同地区的无症状、轻症的自愈过程、隔离期平均转阴时长、恢复情况等进行评估后,考虑对“无症或轻症”进行居家隔离管理,进一步降低对医疗资源的占用和消耗。

对此,一位了解新方案修订过程的知情人士提醒,“新方案是要重新优化医疗资源,但影响范围有限,它只决定新冠的救治,即针对不同类型的感染者,怎么治,在哪治,什么时候出院。这与防控策略、放不放开没有任何关系。对于新方案,有过度解读的态势”。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新版方案的出台便是与近期感染者的急剧增长有关,“主要是病人太多了,定点医院处理不了这么多感染者,便将其转移到其他地方隔离进行监测和管理,不是不隔离了,而是不在医院了,节约医疗资源”。

尽管并不一定撬动防控方案的变革,但谁都不能否认的是,新版诊疗方案的发布,一次性对齐了与海外各国的科学差,为进一步的“从容调整”留足了发挥空间。

从面对一无所知的新冠病毒,到如今面临的奥密克戎病毒侵袭,中国边摸索边形成的“封控+全员核酸”式的物理阻隔方案,有效遏制了死亡病例的高发,在近一年多的时间里,全国几乎没有发生死亡病例的情况发生。

时隔11个月,新一版新冠诊疗方案再次发布,医学界过去的经验与共识将转化为实际操作,刷新了部分防疫措施,体现的是奥密克戎的低重症率、低死亡率的科学界共识。

但疫情对于社会的影响,往往不只是一个单纯的医学问题。需要综合考虑在目前的状况下,一个决策的医学后果与整个社会的承受能力。因此诊疗是个医学问题,而防控则是个社会问题。BOB体育下载网址

坚持了两年多,付出了巨大代价的中国抗疫,其最终目的是希望整个国家,不以大规模死亡为代价来走过这场大瘟疫。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向分析,目前,欧美国家的新冠病死率高于我国,至少部分与疫情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医疗资源挤兑有关,疫情高峰时不同程度出现了医护人员与救治资源不足,使高危人群无法得到及时有效救治。

这意味着,“新冠奥密克戎毒株感染者死亡率”这个数字,会随不同的社会治理效果而波动。

新的诊疗方案反映了医学科学界新的的共识与行动,但面对抗疫形势,仅仅考虑乐观的临床数据仍是不够的。

救治一个新冠病人也许不是件难事,然而,如果患者数目到了一定程度,在整个社会占据了一定比例,蜂拥而至的病人将对整个医疗系统造成的巨大冲击,其结果便是发生医疗资源挤兑,导致死亡率骤升,而奥密克戎的高传播力,使得医疗挤兑的风险无法忽略。

在近两个月内,人口750万的香港新增死亡人数超过5100,但新加坡、中国台湾及中国本土地区新增死亡病例数量极少,这说明疫苗的接种效果、抗原快检消化感染量以及对新冠流行地区的分级管理,会对新冠走势起到决定作用。

一位疫苗兼公卫专家表示,从此次爆发的香港疫情来看,重点关注免疫力低、接种率低且有基础病的高危人群是现阶段抗疫的关键。

在过去的一周里,日增几百到数千的新冠感染者成了现实,专家们所担忧的因短期内出现大量病例,给医疗系统造成巨大压力,乃至导致医疗资源挤兑的情况,也几乎看到了苗头。

当前这种自2020武汉清零后从未有过的严峻的新冠流行态势,暴露出抗疫防线的薄弱之处。中国目前的疫情防控拼图还缺少哪一块,也许正是当今我们最需要总结的经验和教训?

疫情总会过去,严防死守的防控手段总有一天会退出,但目前却不一定是好的时机——药物与疫苗方面,我们尚需努力。

在第九版诊疗方案中,辉瑞公司的新冠病毒治疗药物Paxlovid开始被纳入抗病毒治疗。

几乎在同一时间,2.12万盒进口抗新冠病毒药物Paxlovid,经上海外高桥保税区海关验放后,办结全部进口通关手续,运往全国抗疫一线。

王广发告诉,“Paxlovid可对疾病进展降低病死率有一定作用,具有重症风险高或者死亡风险高的病人应该早用。如果所有的病人都用的话,大概资源也不够,对该药物的储备的问题也要尽早考虑”。

3月15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首席专家王华庆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随着时间的推移,疫苗的保护效果在下降,尤其是病毒变异出现了免疫逃逸的现象。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前首席科学家曾光此前曾发表文章,“我们内功练得还不够,人群免疫系数也就是免疫覆盖还存在空白,已经打了疫苗的人的抗体已经大幅度减退,第三针加强针还没有很充分搞好,另外一些高危人群的接种率还比较低,特别是老年人。”

老年人群的疫苗接种率对于降低新冠死亡率的重要性,从香港疫情的经验中可见一斑。

第五波疫情以来,香港60岁以上人群感染死亡人数占所有感染死亡人数的95%;

同样是有着高感染人数的亚洲城市,新加坡却展现了截然不同的情况。新加坡的累计感染人数已经破百万大关,但累计死亡人数仅1194人。

究其原因,是新加坡疫苗接种工作的高完成度。截至2022年3月16日,新加坡已有92%的人口完成了疫苗接种,至今,新加坡仍是世界上疫苗接种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而香港的老人,60-69岁、70-79岁、80岁以上人群,全程疫苗接种率仅为15%、14%、9%。第五波疫情所有老年人死亡病例中,没完成疫苗接种的占了89%。

这意味着,中国内地如果要补齐疫情防控的拼图,为高龄老年人提供足够并且有效的疫苗保护是无论如何都绕不过去的一道坎。

3月1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介绍,还有5200万60岁以上的老年人没有完成全程接种。更重要的是,老年未完成接种的人群中,占比例最大的为80岁以上老年人——80岁以上完成全程接种的老年人数量仅为50.7%。

3月18日,吉林省报告了两例死亡病例,死者年龄分别为65岁和87岁,虽然他们并非直接死于新冠肺炎,而是相关基础疾病。

上述疫苗兼公卫专家表示:要实现减少重症及死亡病例,在疫苗方面,“提升疫苗技术,针对新的毒株注射新的疫苗,加强疫苗接种率”,三者缺一不可。目前看来,能否打赢对奥密克戎的这一仗,接种率,尤其是老年人群的接种率是一个关键因素。

奥密克戎的快速传播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其拥有数十种突变,这些突变将它与以前的变体区分开来,并使它能够避开宿主体内的抗体,特别是能与病毒外围的刺突蛋白结合并阻止病毒进入细胞的中和抗体。这意味着尽管很多人对新冠病毒早期版本已有广泛的免疫力,但与德尔塔变体相比,奥密克戎有更多宿主可供选择。另外,奥密克戎本身具有的某些特征也可能使其具有高度传染性。

在病毒传播方面,一种观点认为,这种变体在鼻腔中产生的病毒颗粒浓度更高,因此感染者每次呼气都会呼出更多病毒,但科学家们在这方面并没有达成共识。

香港大学病毒学家迈克尔·常团队对于人类肺部和支气管组织的一项研究支持了上述猜测。他们的数据表明,奥密克戎在上呼吸系统中的复制速度快于以前所有的新冠病毒变体。帝国理工学院病毒学家温迪·巴克利团队的研究发现,奥密克戎在培养的鼻细胞中复制的速度比德尔塔快。

但一些研究报道称,与以前的变体相比,免疫力低下的仓鼠肺部的奥密克戎病毒颗粒数更少,且均没有传染性。有些对人类的研究则表明,奥密克戎在上呼吸道产生的传染性病毒颗粒的浓度与德尔塔相同或更低。

巴克利认为奥密克戎的传播强度可能与它如何进入细胞有关。新冠病毒早期版本依靠细胞受体ACE2与细胞结合,并依靠TMPRSS2细胞酶来分解其刺突蛋白,从而使病毒进入细胞。但奥密克戎基本上放弃了TMPRSS2,细胞会将其整个吞下,它会钻进一种称为核内体的胞内小泡内。

巴克利说,鼻子内的许多细胞产生的是ACE2,而非TMPRSS2,这可能会帮助奥密克戎在被吸入后,尚未到达肺部和其他普遍表达TMPRSS2的器官时,就开始起作用,这可以部分解释为何奥密克戎的传播能力如此强。

从住院率和死亡率来看,与之前的变体相比,奥密克戎似乎更弱。但鉴于很多人通过接种疫苗或此前感染而具有了一定程度的免疫力,所以科学家们希望弄清它的“变弱”在多大程度上是因为许多人的免疫系统已经可以对付这种病毒,在多大程度上是因为病毒本身。

美国克利夫兰凯斯西储大学医学院的科学家通过研究5岁以下儿童的首次感染情况来区分这两种因素(这些儿童尚未接种疫苗),从急诊室就诊率、入院率或重症监护室和对呼吸机的需求情况来看,感染奥密克戎的症状要比德尔塔轻。在另一项研究中,南非科学家分析了奥密克戎感染早期阶段成人的住院和死亡风险,表面感染症状严重性降低的因素中,有25%是因为病毒本身的特性。

是什么使奥密克戎的“尖牙”变“钝”了呢?迈克尔团队发现,尽管该变种在上呼吸系统中的复制速度较快,但在肺部组织中的复制能力较弱。对啮齿动物的研究发现,奥密克戎感染的肺部炎症和损伤较少。对人类来说,奥密克戎在肺部大量繁殖或造成损伤的能力较小,导致严重肺炎和呼吸困难的病例较少,鼻伤风的病例数量较多。

巴克利说,感染奥密克戎症状严重性降低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它无法将单个肺细胞融合成更大合胞体——以前的新冠病毒变种可以如此。一些科学家认为,这种聚集物会引发症状或帮助病毒传播。

人体对付病原体的关键“武器”之一是一种叫做干扰素的分子,当细胞检测到病毒入侵时就会产生这种分子。干扰素会告诉受感染的细胞加强防御,还会向未受感染的临近细胞发出警告信号,让它们也加强防御。

以前的变体能避开或抑制干扰素的许多作用。一些研究表明,虽然奥密克戎失去了一些优势,但它能更好地抵抗干扰素的影响。

研究人员也在研究病毒体内引起T细胞注意的部分。与之前的变体相比,能被T细胞识别的病毒蛋白在奥密克戎中似乎没什么变化——这是个好消息,因为虽然T细胞对反复出现的威胁的反应比抗体慢,但它们一旦开始行动,就会非常有效,这有助于阻止感染症状变得更严重。

了解新冠病毒体内哪些部分很少发生变异并且能激活T细胞反应,可以帮助科学家们研发出新疫苗,诱导T细胞对抗当前和未来的病毒变种。

迄今为止的数据表明,奥密克戎在感染早期可能传染性很高,但当它们试图扩散到上呼吸道以外,或者遇到干扰素的阻击时,病毒数量及感染其他细胞或人的能力就会迅速下降。

虽然奥密克戎感染症状的严重程度大幅降低,但大多数专家认为它不会是最终的变体。

美国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进化病毒学家杰西·布罗姆说,未来可能会出现两种情况:一是奥密克戎继续变异,产生一种更糟糕的奥密克戎+变体;另一种情况是出现一种新的、跟奥密克戎不相关的变体。

伦敦大学学院病毒学家露西·索恩说,科学家们担心第二种情况,这表明病毒具有很强的适应性,“它有不止一种进化选择”。由于有数十种变体,奥密克戎比其他变体的进化空间要大,其许多变异虽然更弱了,但却遍地开花。此外,科学家们怀疑奥密克戎可能会渗透到更多物种体内,然后再次传回人类,带来新的危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