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可能是很多人一生中所经历过的最为特殊的一个年份:这年我们几乎所有人都待在家里过了一个不走亲不访友的春节。疫情使我国的农业、制造业、金融股市均受到了不小的冲击。这种冲击在我们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中也能感受到:工厂停工、电影撤档、店铺关门。疫情期间宅在家里的我们因为无法正常上班导致收入减少,一部分抗风险能力差的中小企业可能没扛过这次疫情……

眼瞅着再过2个月就要到2021年的春节了,然而近期国内多个地区先后出现不同程度的疫情反弹现象:先是天津市滨海新区出现散发状态的疫情,接着上海市浦东新区于11月9日报告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此后半月内上海市接连出现数例本土确诊病例。11月21日内蒙古自治区满洲里市报告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例。自2020年12月2日0时起满洲里市东山街道办事处已被划定为全国新冠肺炎疫情高风险地区。

这些疫情反弹现象使一些人开始担心2021年的春节会不会还要像2020年的春节一样关在家里呢?其实这个问题需要我们一分为二去看待:2021年的春节客观上仍会受到疫情的影响,所以要恢复往年春节那种热闹喜庆的氛围恐怕不现实,但全国绝大多数地区不会再像2020年那样需要封城、封村、封路,适当的走亲访友、玩耍娱乐在全国大部分地区都不会存在问题。

首先我们可以确定的是疫情并不会在2021年春节到来之前过去。2003年非典型性肺炎在肆虐一番之后迅速消失给人留下了一脸狐疑。也许当时是病毒放了人类一马,也许当时的病毒还没进化到2019年新冠病毒这样的程度。我们可以在这里普及一个医学常识:绝大多数病毒类疾病“无药可治”。这里的“无药可治”是打引号的:目前我们针对病毒类疾病的治疗主要是通过医学干预帮助人体免疫系统战胜病毒性疾病。

然而我们没任何专门的特效药物能直接杀灭病毒。当非典疫情于2002年底在广东爆发后仅钟南山管理的呼研所就收治了上百名危重病人,广东其他医疗机构也在第一时间尽快收治患者,患者的家人也因与其有过接触而被隔离。2003年4月30日以后疫区所有搭乘公共交通工具(车、船、火车、飞机)的人都得先检查体温。这样就在最大程度上得以控制疫情期间的人口流动,从而以快速高效的措施切断了病毒的传播途径。

不过切断病毒的传播途径和消灭病毒并不是一回事。事实上2003年我们战胜的是非典疫情而不是病毒本身。我们只是用严格的防控措施阻断了病毒的传播途径,但实际上我们并没研发生产出能直接消灭病毒的疫苗,事实上非典型性肺炎到目前为止都还没研究出对抗这种病毒的疫苗来。非典实际上是在传播路径被切断后自然消失的,所以我们只是成功遏制了疫情的蔓延而不是战胜了病毒本身。

其实还不只是非典如此,事实上以我们人类目前的医疗科技水平对病毒还真没太多的办法:比如大家熟悉的狂犬病毒实际上就只能通过打疫苗的方式进行预防,然而如果一个人被确定感染狂犬病毒就几乎意味着100%的病死率。现在网上有些文章说天花是迄今为止唯一被人类消灭的病毒,然而人类消灭天花是通过接种牛痘疫苗使其找不到宿主,迄今为止人类仍没发明过任何特效药可以治疗感染天花病毒的人。

在人类现有的医学技术水平下只能通过切断传播路径的方式遏制疫情的蔓延,但要消灭病毒本身至少在我们现阶段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尤其是如今的新冠从传播方式、防控的难度和临床表现等各方面都比当年的非典更为复杂。SARS这种致病性强的烈性病毒在杀死宿主后自己也难以存活传播,然而新冠病毒相对于SARS病毒而言:具有高传染性、低死亡率、较长潜伏期等特征。

所以新冠肺炎有可能转成像流感一样长期在人间存在的慢性疾病。当然现在我们时不时就会听说有各种关于疫苗的消息出来,那么在2021年春节之前让全国人民普遍接种疫苗是否现实呢?近日钟南山院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的疫苗研发很好,不落后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但要找到一个真正好的疫苗起码要两三年以后,一般在五六年以后”。张文宏也表示:从全球范围来看起码2021年下半年才能大规模接种。

即使疫苗问世能不能全面百分百见效恐怕也是没任何人敢保证的。疫苗即使问世也必须通过医学测试验证效果。事实上当我们人类在研发疫苗的同时病毒也可能正在悄然变异,所以最终问世的疫苗究竟能起到怎样的效果是我们目前所无法预测的。新冠毕竟是一种我们人类之前没接触过的病毒,事实上迄今为止我们对这种病毒的了解仍是相对有限的。

我们曾以为新冠病毒的潜伏期不会超过14天,然而现在我们知道新冠病毒的潜伏期是有可能超过14天的。从3月28日起我国已禁止外籍人士入境,但我国与国外的物流联系并没切断,然而北京和大连的疫情使国人开始关注起病毒通过进口物品传播这种可能性。冷链运输实际上就是我们之前的防控工作中容易被忽视的一个细节。这种忽视并不是防控体系上的漏洞,而是因为当时对这种风险的认知有限所致。

现在即使我们的防控工作再怎么有力,那么又有谁敢保证不存在我们目前尚不知晓的潜在风险呢?随着北半球进入秋冬季节后全球疫情实际上已进入到第二波阶段。截至北京时间2020年12月5日12:00左右全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66139127例、累计死亡病例已达到1519752例。作为全球疫情风暴中心的美国确诊病例已突破1477万、死亡病例已突破28万,迄今为止仍有近583万患者尚未治愈。

曾几何时欧洲的意大利、西班牙被视为是全球疫情的风暴点,后来随着美国的确诊病例后来居上之后就使人们对欧洲的关注转向了美国。美国的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的确位居全球第一,可不要忘了美国的国土面积、人口数量、医疗资源、经济实力都不是欧洲国家所能比的。当地时间11月19日世卫组织欧洲区域办事处主任汉斯·克卢格警告称:“欧洲再次成为新冠疫情的震中,平均每17秒欧洲就有一人因此病亡”。

相比欧美国家正处于大爆发阶段的疫情形势而言:目前亚洲国家的疫情形势整体上相对稳定,但也还依然远远没达到可以高枕无忧的地步。累计确诊突破15万例的日本在累计确诊病例数量上排名全球第45位,然而日本的防控措施执行力并不强。一个基本事实是:迄今为止日本的新冠检测率只有2.8%;相比之下美国是59%、俄罗斯是52.3%、英国是61.6%、意大利是36.9%……

迄今为止只确诊了34000多人的韩国在累计确诊病例数量上排名全球第95位。按说韩国之前在这场全球抗疫战争中还算是表现相对不错的国家,然而根据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的通报显示:始于亲朋聚会和医院的疫情在韩国首都圈地区继续蔓延的势头并未得到完全遏制。11月29日韩国政府召开的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会议宣布非首都圈地区从12月1日起上调新冠疫情防疫级别至1.5级。

就在蒙古国支援中国抗疫的三万只羊刚刚顺利抵达湖北武汉之际蒙古国就宣布进入全面警戒状态,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也宣布“封城”三天。11月13日蒙古新增病例超过了十位数。这对人口只有大约300万的蒙古国无疑是敲响了警钟。11月29日蒙古国政府宣布:将部分地区“全民警戒状态”延长至12月11日6时以巩固抗疫成果。如此严峻的海外疫情形势当真和我们毫无关系吗?

新冠疫情就像是一个狡猾的敌人一样总在人们放松警惕的时候来上重重的一击:2月份当其他国家忙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时印度却保持着确诊3例且治愈3例的奇迹,然而如今曾高调宣称已战胜疫情的印度的累计确诊病例已跃居全球第二位。3月18日俄罗斯宣布封国时累计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114例且治愈8例,然而如今一度曾被视为硬核抗疫典范的俄罗斯却成为了全球疫情的重灾区。

即使是像韩国这种在抗疫战争表现出色的国家如今也不得不上调防控等级,即使是像蒙古国这种在地理环境上相对封闭的国家也没能成为这场全球疫情中的净土,事实上只要世界上还有一个国家存在新冠病毒就意味着我国仍面临一定的境外输入压力。3月底4月初俄罗斯疫情形势的突变就对我国与俄罗斯接壤的黑龙江绥芬河口岸造成了较大的境外输入压力。

紧接着黑龙江省的哈尔滨、牡丹江等地出现聚集性疫情。黑龙江聚集性疫情爆发后全国各地就像当初支援湖北一样对黑龙江展开了支援。在全省人民的共同努力和全国各地的支援下黑龙江全省125个县市区从5月7日起都已成为低风险地区。然而就在黑龙江全省转为低风险地区的这天吉林省舒兰市确诊一例本土病例,由此打破了之前吉林全省73天无本土新增病例的纪录。

舒兰聚集性疫情发生以来全市人民迅速投入战时状态,在经历17天艰苦细致的防控工作后大体控制住了疫情。就在人们刚从舒兰疫情的缓解中得以松口气的时候北京新发地的疫情再次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在经历一个月左右的抗疫斗争之后北京的疫情得到了控制,然而新疆乌鲁木齐和辽宁大连两地又出现疫情反弹现象。当乌鲁木齐和大连的疫情形势渐趋平稳时瑞丽、青岛又成为国人关注的焦点。

早在9月29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副司长米锋就已明确表示:“当前我国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但疫情仍在全球扩散蔓延。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持续报告,国内零星散发病例和局部暴发疫情的风险始终存在”。进入11月以来全球疫情传播呈现出“物传人”和“人传人”并存的特征,国内多地也出现零星散发病例。

4月8日武汉解封时全国累计确诊病例为81865例,截至12月5日全国累计确诊病例已增至94142例。在过去的近8个月中12277例确诊病例,与此同时全国累计境外输入病例已达到3919例、无症状感染者已达到249例。我们这样一个人口大国在如今全球疫情大爆发的背景下近8个月的新增病例还没一些国家一天的新增数量多。这的确是一个相当了不起的成就,然而与此同时这也说明潜在风险依然还是客观存在的。

在4月8日武汉解封之后仍时不时会有局部地区出现疫情反弹的现象:哈尔滨、舒兰、北京、乌鲁木齐、大连、瑞丽、青岛、天津、上海、满洲里……这究竟说明了什么呢?这说明事实上新冠并未真正远离我们。每次疫情反弹都反弹都充分证明了这场抗疫斗争的复杂性。尤其是春节期间疫情反弹的风险可能会比平时更大:我们中国人的传统是春节要回家和家人一起过年,所以春节期间就会出现大规模的返乡潮。

近30多年来春运大军从1亿人次一路增长到2015年的37亿人次。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这基本上就相当于让非洲、欧洲、BOB体育下载网址美洲、大洋洲的总人口集体搬一次家。所以外国媒体称我们的春运是一场以“亿”为单位的地球上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活动。春运期间很多人聚集机场、公交站、火车站等公共场所。这些人还会在短时间内辗转到数千公里之外的另一个地方。

我们不仅有回家过年的传统,而且回家之后还有走亲访友、聚餐聚会的传统,所以岁末年初这段时间往往是人流聚集的时期。会不会有没能检测出来的无症状感染者混在如此密集的人群之中呢?这种风险是客观存在的,也是我们不能不防的。这在客观上的确会对疫情防控工作构成一定挑战,不过我们对这种客观存在的风险也大可不必过于恐慌,因为我们今年所面临的形势已和去年完全不一样了。

去年的春运工作开始时我们实际上对新冠病毒的了解几乎就是一片空白,所以我们的很多防控措施恰恰正是在春节期间随着疫情的扩散而出台的。事实上当我们开始采取措施之时新冠肺炎已借助于春运期间庞大的人口流动量迅速从武汉蔓延至全国,一时间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无一幸免。然而各省各地的防控措施很快就及时到位了。当时除了湖北之外没任何一个省的总病例数突破过两千。

当时病例数突破一千的也只有四个省。在疫情形势最严峻之时我们尚能通过严格的防控措施把各省的病例数控制在一个相对较低的范围内。那时我们对这种新型病毒其实是真没多少应对经验,然而在经过和新冠病毒几个月的较量后我国实际上已积累了不少应对这种传染病的经验。黑龙江、吉林、北京等地出现疫情反弹后通过多方的调查和追踪在较短时间内锁定了密切接触人群,从而在较短时间内遏制住了疫情的蔓延。

这就说明我们的防控体系已经建立起来,相关的防控机制正在逐步完善。现阶段我们对病毒的认知正在逐渐加深,目前国内是疫情防控工作可以说是全世界做得最到位的。既然我们连最困难的时期都已坚持过来了,那么面对眼下局部地区的零星反弹也完全是有能力在短时间内遏制住的。在目前中国这种严控措施下疫情再像去年春节那样大规模爆发的可能性实际上已不复存在。

去年大家都不知道这是什么病,所以也没及时采取相应的措施。很显然今年的春运工作势必会把疫情防控作为一个重点考虑的问题,而不会再像去年一样在春运已开始后再临时采取行动。病毒的传播就需要通过人或动物的组织细胞作为传播介质,所以减少人际接触就是遏制病毒传播的一种有效手段。如果我们在春运工作开始前就采取切实有效的防控措施实际上就能从物理空间上切断病毒的传播途径。

疫情防控仍将是2021年春节期间的一项重要工作。目前我国已进入到疫情防控常态化的阶段:在这一阶段人们的生活将逐步恢复正常,但仍需要保持必要的防控意识。我们普通老百姓所能做的就是主动配合相关部门的疫情防控工作。2021年的春节恐怕难以完全恢复以往年份春节那种热闹喜庆的氛围,可能仍需要采取一些必要的防控措施,而这些都需要我们每个人自觉配合。

当然目前国内疫情已不存在像2020年春节那样大规模爆发的基础,所以2021年春节期间适当的走亲访友在全国大部分地区应当是不会受到什么影响的,但不排除可能会有一部分疫情反弹的局部地区会采取类似于2020年春节一样的封城措施。不过我们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这种封城即使出现也只会是针对疫情反弹的特定地区的短暂局部封城。既然我们连最困难的时期都过来了,那么这种局部性的短暂封城其实也无需过度恐慌。

当然我们自己也可以主动控制聚会的规模、次数,通过多种互致问候,过一个快乐祥和的春节。在当前阶段我们仍应当坚持日常防控习惯:戴口罩、勤洗手、常通风、保持社交距离。只要我们做到了这些就能有效遏制疫情的蔓延扩散,大家就能过一个快乐祥和的春节。至于明春以后这场疫情会在何时终结乃至这场疫情能不能在明年以内终结是我们现在所无法预测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